三十余名各族高手,纷纷从各个方向赶来,一些速度快的,甚至已经在三十丈外了,见到混战的五人,不少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立即冲上去,将战局搅得更加混乱。
  吼!
  山崖下方突然爆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嘶吼,一只体长三丈,长着一青一红的双头怪蛇,闪动着如同蝉翼般的翅膀飞速冲出,腥红的眼瞳闪烁着凶戾与残暴,这是一只灵师境界的双首妖蛇。
  咻……
  疾驰的风声掠来,两名高手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已经被两个蛇头穿胸而过,染红了血液的双首,看起来更令人毛骨悚然,暴躁的双首妖蛇,如风般飞掠而过,每一次出手都会带走一两条生命。
  混战的各族高手们大惊失色,慌忙停下来。
  “先杀了这只妖蛇。”
  “大家一起上。”
  各族年轻高手们,迅速汇集在一起,顿时魔元与真元迸发出的光芒,令周边十余丈一片通亮,数十道攻击,尽数轰在双首妖蛇头上,这些年轻高手齐齐出手,哪怕是灵师境界的高手也得避其锋芒。
  轰轰……
  双首妖蛇的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上的鳞片掉落了几块,似乎是被激怒了,一对蛇头昂头发出沉闷的低吼,蛇颈鼓动了一下,青色的头颅吐出了大片腥臭无比的毒液。
  “啊……”
  “好痛啊……”
  被毒液喷中的六人,顿时捂着脸发出惊心的惨叫,伴随着青烟冒出,这六人快速化成了一滩脓水,众位年轻高手们吓得脸色煞白,面对如此可怕的妖兽,他们哪还有继续战下去的想法,立即转身就逃。
  呲呲……
  震怒的双首妖蛇,挥动翅膀,追杀着诸多年轻高手,顿时间,一片哭爹喊娘声回荡在山峰顶上。
  早已跑到十里开外的上海,听到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都禁不住感到毛骨悚然,从山脚望向山峰,只见一道道青芒跃动,那是双首妖蛇在飞行,他的眼皮狂跳了几下,幸亏当时用木灵术查探了一下周围。
  “刚进入圣山,运气就这么差,竟然被传送到双首妖蛇的巢穴附近,这妖蛇正处于孵育阶段,一旦受到惊扰,会疯狂的攻击方圆五里内所能见到的任何活物……”
  上海收回了目光。
  这只双首妖蛇可是灵师一境巅峰的妖兽,在圣山诸多放置的妖兽中,实力也是位于前列的,最可怕的是它的速度和灵活性,转瞬十丈也就罢了,还能在中途变向。
  想到双首妖蛇体内嵌入的上百枚圣令,不由一阵惋惜,不过,那些死去的各族高手所携带的圣令,倒是有机会。
  蹲在一棵树杆上,上海望着远在十里外的山顶。
  那一只双首妖蛇此刻正绕着山顶周边飞行,似乎是在巡视周围,以防有漏网之鱼存在,在等待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双首妖蛇终于飞回了位于山崖下方的洞穴中。
  “机会来了。”
  上海正打算跳下树杆,忽然已经返回洞穴的双首妖蛇猛然飞掠而出,带着低吼冲入不远处的树丛内,顿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响起,只见一名年轻高手被青色蛇头叼起,并远远的抛飞了出去。
  原来还有人打着相同的主意。
  上海叹了一口气,神色凝重的看着离去的双首妖蛇,这只妖兽明显已经生出了些许灵智了,幸亏方才没有急着过去,否则后果就难料了,若是有灵智的话,灵师一境巅峰实力的妖兽几乎相当于灵师二境了。
  “嗯?不止一个,还有六个家伙躲在树丛下方,现在正在朝后急退,没想到有同样打算的人还有这么多,现在应该是见识到了双首妖蛇的可怕了,才会放弃掉的。”上海摸了摸下巴,收敛起眼中的碧芒,纵身跃下树干,绕过了那六名年轻高手。
  现在出手没太大的必要,而且敢来参加圣炼的年轻高手,定然会有藏有一些底牌,就算出尽全力解决这六人,自己也会受伤,若是被路过的一些实力强大的高手遇到,恐怕到时候就麻烦了。
  猎杀同阶高手与猎杀妖兽魔物相比,自然是后者更加容易一些,而且还能保存实力。
  圣山范围极大,大约有五万里左右。
  每一次圣炼,都只会布置出一段区域来,这些区域是不固定的,不过在经过上万年的圣炼后,不少前辈早已总结出了圣山的大体区域而已,整座圣山分为三大块区域。
  第一块是圣山所在的圣坛。
  这块区域据说是五行族的发源起始地,也是最为神秘圣地,只是这块圣地具体在何处,无人知晓,据说它独立于圣山各个区域,有人猜测可能是一片独立的空间,只有大气运者,才可能遇到。
  剩余的两块区域,分别为天祸区和五行区,这一次圣炼所在的地方,就是五行区中的圣木地域。
  “根据那五位神坛长老交谈所提,前方应该是雾海山,那里放置了不少魔物和妖兽,一般十只魔物或妖兽身上都会带有一枚圣令……”上海边走边思索。
  偶尔遇到几个过往的年轻高手,都在木灵术率先察觉的情况下,选择绕路而过。
  咻!
  五十丈外,突然一团硕大的虹芒激射而来,上海闪烁碧芒的眼眸下方,赫然是一个长达两丈的巨钟,脸色当即一变,想要避开,忽然后方传来一阵寒意,那一团红芒不止何时出现在了他的后方。
  咣!
  巨钟震响,上海感到自己的心神一滞,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爆发着虹光巨钟将他罩在了里面,整个身体彻底的被牢牢的禁制住了,他连忙运转体内真元。
  嘭嘭……
  强烈的真元撞在巨钟上,却是令它稍微动了一下,却无法挣脱开来,当即,他意识到难以一时冲开巨钟,也没再挣扎。
  “哈哈……又抓到一个。”狂笑声从远处传来,只见六名来自各个部族的年轻高手快速赶了过来。
  “洛大哥,还是你厉害啊。”
  “这个震天钟不愧是高阶玄器,竟能从八十丈外放出罩住他人。”其余五名年轻高手满脸微笑的赞道。
  为首的那名络腮胡男子嘴角扯了扯,没说什么,但是脸色却是布满了得意之色。
  听到来人的对话,上海脸色变了变,难怪自己的木灵术没察觉到这些人,对方竟然会有高阶玄器,而且还能从八十丈外释放出来,并自动锁敌,看来这圣炼中的年轻高手都各有手段。
  “是你?”络腮胡男子见到震天钟内的少年,不由面露讶异。
  “是你……”
  上海眉头一拧,这位络腮胡男子正是在圣炼开启之前,暗算过自己的家伙,之前是因为对方溜得快,加上时间紧迫,没时间去找寻,之后就没见过这个家伙了,没想到在圣炼中会再次遇到,而且还被暗算了两次。
  “洛大哥,你认识这小子?”
  其余五人收敛了脸上的微笑,若是络腮胡男子的熟人的话,那就有些不好说了,说不定又要多出一个来分圣令的家伙,到时候分摊出来,在场的人手上就会少一份了。
  “见过一面。”络腮胡男子叹了一口气,面露悲悯的说道:“进入圣山之前,见这小子实力太过年轻,念在同族份上,我大发慈悲,想让他歇息一会儿,下次来参加圣炼,这小子却不知好歹,竟然还敢跑来找死,唉!这是天意啊,让我来送他上路吧。”
  “原来是这样啊。”五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洛大哥还真是心善。”一位年轻高手立即拍了个马匹。
  “小子,别浪费力气挣扎了,连望族的高手都挣脱不了震天钟,就凭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念在同族份上,绝对会让你死得痛快一些的。”络腮胡男子咧嘴一笑。
  “是吗?那我得感谢你了。”上海淡淡一笑,道:“不过,我这个人没这么大方,连续被你暗算两次,就算念在同族份上,我也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说话间,身上的真元被魔元所取代,雄浑的魔元气息,冲击而出,轰得震天钟嗡鸣不已。
  “这小子竟然是一位极限高手……”络腮胡男子等人的神色变了,他们的实力在诸多高手中,只是位列中流而已,若是眼前少年挣脱了震天钟的话,未必能够留下眼前此人。
  说不定还会有一场恶斗。
  震天钟嗡鸣了片刻,便停止了下来,里面的少年身上的魔元气息迅速褪去,被真元气息所取代。
  络腮胡男子紧绷的神情松弛了下来。
  “我还以为真是极限高手,原来只是修炼了某种特殊功法,短暂提升了自己的实力罢了。”
  “大言不惭,竟还想让洛大哥死得不痛快。”
  “先将他皮拔了,不能让他这么轻松死去……”
  “我正好懂得一种折磨人的魔功,绝对不会让他在临死之前,饱尝各种痛苦的滋味。”
  以络腮胡为首的年轻高手们,冷笑的围了上去。
  络腮胡男子更是抽出了一柄散发着妖异光泽的匕首,亮起的光泽射在皮肤上,竟令人感到痛苦倍增,明显是一柄拥有折磨他人心智功效的低阶玄器。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们先尝尽各种痛楚再说。”上海微微一笑。
  话音刚落,身后掠出一道黑影,当看清那一道黑影的瞬间,络腮胡男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因为这一道黑影正是被他们困住的那名少年,再看向震天钟里面,少年还在。
  孪生兄弟?
  这是络腮胡男子最后的念头,紫色的撕裂呈现在他们胸口处,浑身激荡着魔元气息的少年犹如鬼魅一般,左手五指锋锐无比,瞬息就穿透了四名年轻高手的胸膛。
  络腮胡男子当即反应了过来,他正准备召回震天钟,忽然一只手从暗处探出,掐住了他的脖子,里面蕴含的恐怖魔元气息,宛若无尽的潮海一般,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说出这震天钟的施展方法。”上海冷冷的看着提起的络腮胡男子。
  “前……前辈,如果我说的话,你是否愿意放过我?”
  络腮胡男子倒是懂得取舍,他明显将上海当成某个绝顶高手的附身了,这也难怪,右臂上的魔元气息极为宏大,哪怕是当时神坛长老等人的气息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此人纵使实力不济,但眼力却是不低。
  “可以!”上海淡淡说道。
  络腮胡男子赶紧将震天钟的使用方式道出,并在要求下,重复了三次,随后苦涩和不舍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念动口诀,将硕大的震天钟缩小,并收入手里,他的心顿时在滴血。
  “前辈,我已告诉您了,是否饶我一条命……”络腮胡男子生涩的说道。
  “你说呢?”上海看了对方一眼。
  “你不讲信用……亏你还是绝顶高手……”
  络腮胡男子发出不甘的吼叫,话还未说完,脖子发出脆弱的声响,顿时没了声息。
  “对有些人来说,是没有信用可言的,绝顶高手?我可没说过自己是绝顶高手,是你自己说的。”上海取走了储物袋,将对方丢到了一旁,然后快步上前,将所有储物袋取下后,目光闪烁了一下,眼神透出浓浓的戒备,二话不说,带着天魔分身返身冲入了丛林深处。
  片刻后!
  地面下方拱起了大量的黑土,这些土层迅速凝聚,化成了一个浑身布满土黄圣纹的艳丽女子。
  “跑得倒是挺快的,要是再晚一步……呵!那几个王族的家伙应该开始在收集圣令了吧?”艳丽女子遥望着远处,目光散发出冷意,“没办法,为了开启那个地方,必须得集齐三千圣令,所以只能算你们倒霉了,哪一年的圣炼不参加,偏偏在五行圣根齐聚的时候参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