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百里距离,确认后方没人追来后,上海这才放慢了速度。
  原本打算虐杀络腮胡等人的,可在动手之时,他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用木灵术查探了一遍周边,却意外察觉到地底有一丝异样波动传来。
  未知是危险的。
  上海在套出震天钟的口诀后,立即解决掉络腮胡,收拾那些人的储物袋,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以最快速度狂奔。
  心惊肉跳的感觉消失了,上海才取出络腮胡等人的储物袋,清点起其中的战利品。
  “七十三个圣令,还有三部凡级高阶的魔功,低阶玄器有两件完好的,其余都是碎裂的玄器,咦?竟然还有几样炼制造化丹的辅材,剩下的都是没用的衣物和一些食物……”
  将有用的和值钱的收了起来,剩余没用的随手丢弃,上海算了算,这一次最大的收获就是高阶玄器震天钟,然后是七十三个圣令,猜测可能是络腮胡等人用震天钟困住各族年轻高手,然后从他们身上获得的。
  “方才已经用过天魔并体术了,必须得等明日才能再使用,若是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或是实力强一些的高手的话,就难以应付了。”上海本以为自己准备的已经够周全了,可在面对圣炼的年轻高手后,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实力和潜藏的杀手锏。
  像络腮胡等人,虽然他们的实力只位于中流,但却拥有“震天钟”这等功用玄妙的高阶玄器。
  若不是遇到了拥有天魔分身的上海,络腮胡等人光靠着“震天钟”,至少能够在圣炼结束前挤入前一百的行列中,而且,上海怀疑,像这样的高阶玄器可不止一两件。
  毕竟上千名各大部族的年轻高手参加圣炼,纵使按百分之一的持有率,至少也有十件左右。
  连高阶玄器都出现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低阶灵器。
  光是五大族各个部族的高手就这么不易对付了,更别说那些修有强大魔功,持有强大玄器的望族嫡系子弟,以及还在这之上的侯族和王族。
  这些家族背后的那些绝顶高手,肯定会为这些参加圣炼的嫡系子弟准备一些厉害的后手。
  想到这里,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气。
  前二十?
  他也没太大的信心,只能看运气了,至于一百名,倒还是有不小的机会的,现在又多了一个“震天钟”,若是加以炼化的话,进入前一百的几率至少要多上两三成。
  四处扫视了一眼,上海带着天魔分身钻入到了密林深处,在一处山脉附近发现了一个盘踞着一头八阶妖兽的洞穴,耗费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才将那头八阶妖兽灭杀。
  意外的是,这只八阶妖兽体内竟会有一枚圣令。
  清除了妖兽尸体,让天魔分身潜藏在外护法后,上海的本体带着“震天钟”钻入到了洞穴内。
  “这‘震天钟’原来是一件道宗玄器,难怪那四名各族高手没有对络腮胡出手抢夺,他们身为半步魔修,就算抢来也没用多大用处,因为这道宗玄器必须得以真元催动。”
  上海盘膝而坐,端详了“震天钟”片刻,然后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目前没有即将突破的随从跟随,无法用心炼之法来炼化,就算炼化也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玄器品质越高,神通就越难激发,像“震天钟”这等高阶玄器,激发神通的几率只有万分之一而已,要催动“心炼之法”炼制高阶玄器,至少需要十名以上即将突破的灵士。
  “算了,就用普通炼制之法吧。”
  上海从天罡戒中取出了一些辅助的炼制材料,这些是他在进来之前就已经准备了的,有了这些材料,炼化后的“震天钟”至少能够发挥出原本七成以上的威能。
  右手幽幽炼火弹射而出,打在“震天钟”上,左手掌心摊开,用另一道炼火熔炼辅助材料,待到材料全部化成液体后,他才掐起了各种繁复的炼制印诀,液化的辅助材料,依附在“震天钟”上,两者被炼火不断灼烧着。
  “高阶玄器果然不易炼化,以我现在炼化的速度,起码得耗费数日的时间,数日就数日吧,‘震天钟’炼化后,威力比起之前至少要高上不少,哪怕是我施展天魔并体术,也未必能够震得开……”
  之前,络腮胡虽然懂得运用之法,却没有炼制过“震天钟”,顶多发挥出三成的威力而已,当时他是完全可以用天魔并体术震开,但又怕弄坏了此物,所以才没这么做。
  上海目光紧盯着“震天钟”,一旦炼火耗尽,立即用真元凝出一道,打入其中,他此刻正在专心炼制着,对于圣炼的情况并未知晓。
  此刻的圣炼,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才开始第一天,死亡率就远远超过了往年……
  这是所有参加圣炼的年轻高手都没预料到的,此刻的各处,都在上演着激烈的杀戮和反杀。
  ……
  一座山涧中。
  七十余名各族高手慌不择路的狂奔,一个个面无血色,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一样,有一些腿上和身上被划开了口子,鲜血流了一路,都不敢停下来包扎,有一些半步魔修甚至魔元耗尽了,都在咬牙奔逃。
  滋滋……
  身后传来了火焰灼烧般的声响,而且越来越近,这道声音犹如催命符般,令奔逃的各族高手浑身紧绷,吓得魂都快散了,恨不得多生两条腿,让自己跑得更快一些。
  一团诡异的深红色火焰莫名出现在落在最后的一名年轻高手脚下,此人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体内脏腑就被烧成了焦炭,身体迅速化成飞灰,随风消散在周边。
  “来了,他追来了……”一名年轻高手如同得了失心疯一样,双手乱舞的大喊大叫起来。
  跑在最前方的各族高手脸色顿时如同白纸,浑身冷汗直冒,有的手脚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一些还能强撑的头也不敢回,拼命的跑着,他们的神情充满了对生存的渴望。
  “哈哈……跑,继续跑。”一道猖狂的笑声从后方传来,只见一名浑身布满火红圣纹的年轻男子,双手交错在背后,踩着两团飞驰的深红色火焰,临空飞掠而来。
  见到男子出现,一些绝望的年轻高手停了下来,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念在同族的份上,求您放过我吧。”一名火族的年轻高手还带着一丝希望,毕竟不管怎么说,眼前这名男子可是火族的王族嫡系子弟,念在同族份上,说不定会放他一条生路。
  “同族?”火圣纹男子面色一冷,“本王是何等身份,你又是何等身份?你这等贱民,还敢与本王妄称同族,死去吧。”手指轻弹,深红色火焰瞬间将那名年轻高手化成灰烬。
  “本王玩够了,送你们上路吧。”火圣纹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场的各部族的年轻高手,双手一展,漫天深红色火焰犹如雨点般砸落,方圆五十丈范围内的一切皆被烧成飞灰。
  连惨叫都没发出,七十多名来自各个部族的年轻精英,就彻底化成了灰烬,随风飘散了……
  而他们身上掉落的储物袋内的圣令,全部被火圣纹男子取出,至于里面剩余的东西,此人只是瞥了一眼,面露不屑后,将所有东西丢在地上,连再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欠奉。
  ……
  五百里处的一座山谷内,一股古怪的幽香弥漫在方圆五十里中,闻到这股幽香的诸多魔物,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迅速的朝山谷方向移动,有的高阶魔物甚至放开速度。
  “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这高阶魔物好像有些不大对劲。”
  “去看看?”
  “嗯!”
  正在猎杀魔物的一小队来自土族的年轻高手隐隐感到不对劲,立即决定去看一看。
  当来到那一座山谷的时候,这一小队的土族年轻高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震惊与悚然,山谷内聚集了近千只魔物,其中还有六七只灵师境界的魔物存在。
  而在山谷中央一块岩石上,一名浑身荡漾着水波般圣纹的柔美女子正高举着一朵鲜艳黝黑的奇花,正是这一朵奇花散发出来的古怪幽香,吸引了大量的魔物前来,越是靠近,那些魔物就越是狂躁。
  面对上千只魔物,这名女子竟没丝毫的恐惧,反而一脸从容,在确认没魔物入谷后,她收起了那一朵奇花,犹如柔水般的眼眸,突然泛起了道道奇光,浑身上下的圣纹,激荡而出,宛若道道涟漪。
  涟漪推向山谷后,被反弹回来,速度开始增加,在女子身上又反弹回去,周而复始,接连几次后,涟漪越来越强烈,整个山谷仿佛狂啸的大湖,激荡的涟漪越来越多,撞击在一起的次数也逐渐频繁起来。
  轰!
  惊天巨响,震动了整片山谷。
  被绞入涟漪的魔物,承受着一波波的冲击,一些躯体稍弱的魔物,顿时被扯得支离破碎,那些强大的魔物,身体也开始龟裂开来,灵师境界的魔物虽还能支撑,但还是受伤不小,惨叫咆哮连连。
  当最后一丝涟漪荡尽之后,山谷内的上千只魔物全部死绝,就连几只灵师境界的魔物也死得差不多了。
  这一小队的土族年轻高手一阵目瞪口呆,连连倒吸冷气,这名女子实力也太恐怖了,竟然以一人之力,在短短半刻钟的时间内轰杀上千只魔物,其中还有几只灵师境界的。
  “她到底是什么人……”
  “王族!她是水族王族的人,那是王族特有的皇纹……”
  “太恐怖了,她不会是灵师五境以上的高手吧?”
  “不!灵师境界以上的高手是无法进入圣山的,这是圣山自古以来的定律,无论是谁都无法打破这一条规律,她应该是九阶巅峰,方才施展的很有可能是王族流传的某种可怕的秘法……”
  “我们快走吧,这女子太恐怖了,若是被她发现……”
  这一小队的土族年轻高手,正准备撤离,忽然一道水波凝聚而来,那名王族女子凭空出现在他们眼前。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王族女子巧笑嫣然,声音如水般温柔,只见她轻柔的抬了抬右手,莫名的水波乍现,恐怖的潮威压制而来,这一小队的土族年轻高手还未反应过来,已经失去了声息……
  王族女子叹了一口气,正打算上前收取圣令,忽然一道充满了磁性的男子声音传来,“水行之术?这应该不是完整的水行之术,以你水源根之资施展出来,倒是能够弥补一些缺陷,但却无法发挥出最强威力。”
  “你是谁?”
  王族女子不复之前的从容,满眼警惕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英俊得过分,甚至还带着妖异气息的男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