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院落的一間房舍。
  踏入這個房間後,上海吃驚的發現,這個房屋外表平凡無奇,但這裡面卻是別有洞天,四周鋪滿了各種奇石,上方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繁複道紋,粗略一數,至少有上萬道。
  盯著牆上的道紋,他的眼中禁不住透出一陣炙熱,若是能夠將這些道紋全部參悟,自身的靈識起碼能夠增長不少,而且達到了靈聖境界後,他已經可以開始臨摹道紋了。
  “有時間你再慢慢觀摩吧,現在我先將神術傳承予你。”王姓男子緩緩轉過身說道。
  “嗯!”
  上海收回了目光和多餘的心思。
  “我們天妖守護者從遠古就已經存在了,歷代守護者曾出過神人這一境界,也有蓋世人物層次的,不過更多的是在聖主這一階段……”王姓男子娓娓說道。
  神人……
  蓋世人物層次。
  上海心中一震,遠古時代的天妖,實力到底有多可怕?又或是深藏著多少秘密?竟能讓蓋世人物甚至是神人甘願為其守護,看來,自己對天妖的了解,還不夠深刻。
  “這些都是往事了,若不是遠古時期過後,我們天妖守護者出現了長達十萬年的時空斷層的話,以至於傳承斷絕,縱使不濟,也不會淪落到這般程度……”說到後面,王姓男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長達十萬的時空斷層?發生了什麼事?”林詫異道。
  時空斷層,那就是某個時段的一切,全部消失了,包括歷史,文獻以及所有東西,甚至連傳承都無法記載那一個時段的事情,也就是一段長達十萬年的空白。遠古時代後,竟會出現這樣的空白期,這實在太讓人感到費解了。
  “不知道,那一段歷史是虛無的,沒有任何提及,雖然大部分傳承斷絕了,但卻是遺留下了最為寶貴神術和剩餘的傳承,相比起那一項神術,這些傳承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只要這項神術繼續傳承下去,我們天妖守護者就永世不會斷絕。”
  上海從王姓男子的模樣看到了強烈的自信,顯然這項神術很不簡單,畢竟那是神人傳承下來的,可是連至高聖主都要眼饞的神術,而且看模樣,這種神術似乎是天妖守護者特有的。
  只是,他感覺到,這神術並沒想像中的那麼容易獲得。
  “這項神術是天妖守護者特有的,也是為了保護天妖而創立。所以,在傳你神術之前,我必須得清楚的告訴你,若是你學了這項神術,就必須得盡到保護天妖的責任,否則所護天妖一死,你也會遭受到神術反噬。”
  “還會受到反噬?”
  “你放心,不會置你於死地的,最多承受一些痛苦罷了。”王姓男子淡淡的說道。
  果然!
  學習神術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承受一些痛苦?
  上海估計恐怕沒這麼簡單,不過若是放棄的話,那就太可惜了,這可是神人所創的神術,位於世間絕頂大術之上。再說了,只要天妖不死,那麼神術就不會反噬了。
  “如果是天妖自然老死呢?”上海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自然老死?不可能,從遠古至今,從未有過天妖老死的經歷,因為它們是不老的……”
  “不老的……”上海一怔。
  “沒錯,天妖達到三十歲後,就會始終保持三十歲的模樣,終生不會老死,只會飽受一切劫難而死……”王姓男子說到這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是天妖的命運,哪怕是神人都無法阻止。
  “那不就意味著天妖守護者無論如何都逃不掉神術反噬的後果?”上海問道。這些問題必須得弄清楚,不然就算修煉了神術也不安心。
  “這個問題是可以避免的,天妖臨死之前會生出下一代的天妖,而你的守護也會走到盡頭,只要你找到下一任守護者,將傳承傳給他,讓他守護著下一代天妖就行了,屆時你就可以褪去天妖守護者的身份了。”王姓男子說道。
  “難怪天妖能夠從遠古時代傳承至今。”上海恍然道。
  “這是關於天妖和守護者的一些粗略之事,再詳盡的我不能告知你了,畢竟你不是天妖守護者,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傳承中有很多古史,還有一些暗藏的秘寶之地……”王姓男子徐徐說道。
  古史,暗藏的秘寶之地……
  上海頓時有些心動了。
  通過古史,可以更加了解這個世界,甚至能夠藉此尋到一些昔年強大勢力的傳承,而他最想要的就是五行族前身的聖宗歷史,如果能得知的話,說不定可以揭開埋藏在五行族的真正秘密。
  聖地!
  還有封魔之地,那裡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何五大聖祖的傳承會接連消失?隱隱間他總有種感覺,要想解開這些謎團,就得先知曉為何昔年統御半個大荒世界的聖宗會沒落。
  遲疑了片刻,上海搖頭道:“你還是傳給我神術吧。”成為天妖守護者,這會給他帶來不小的負擔,要像王姓男子這般,時刻守護著玄月琳兩姐妹,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嗯,既然是你的選擇,我也不勉強你。不過事先告訴你,因為你不是守護者,所以神術施展出來的威力,是無法達到最強狀態的,因為那需要守護者的傳承來發揮。”
  “我明白,有得就有失。”上海點了點頭,就算威力不是最強,但也不至於弱得比絕頂大術還差吧?
  “好!看好了,我們天妖守護者所傳的是殘神術,你自己感受一下吧。”說話間,王姓男子緩緩抬起手,他的動作非常緩慢,像是陷入泥沼之中似得,每動一下都極為艱難。
  但是!
  這手勢落入上海眼中,卻是令他感受到了某種奇妙的交替變化,像是從全到缺,很完美的一個手勢,竟充滿了殘缺感,更為奇妙的是,這種古怪的殘缺感竟影響到了他。
  氣力瞬息被抽走了大半,更讓他感到震驚的是,自身的威能只留下七成了,這就是殘神術?
  “感覺怎麼樣?”王姓男子嘴角微微翹起。
  “果然不愧是遠古神人傳承的神術……”上海顫聲道。
  這殘神術果然可怕,以他超乎常人的感知,都無法察覺到這殘神術是如何施放到自己身上的,在一晃神,感受交替變化之時,就中招了,這還只是神術的初始而已。
  抽走大半氣力,還令自身威能下降了七成。
  如果在同境界的絕頂高手對戰之中,懂得殘神術的一方,將佔據絕對的優勢,如果學會此殘神術,再加上太古天魔軀,同境界之中,根本無人能夠撼動得了自己。
  “殘神術是神人所傳下來的無上神術,此術適用於任何境界,若是成為神人的話,用神力施展出來,才能發揮出它真正的可怕之處,能夠讓它維持穩定的殘神狀態。”
  “連神都可殘……”上海再次深吸了一口冷氣。
  “由於它是神術,我們縱使能夠發揮,也無法將它達到一個恆定的穩定程度,所以最差的效果是讓對手削弱到九成實力,而最高的是達到一成,不過越高,機率就越低,削弱到一成的程度,這只能看個人氣運了。”王姓男子繼續介紹道。
  “一成……”
  上海雙眼一亮。
  若是一名靈聖境界的高手被削弱到一成的程度,恐怕只能任由對方斬殺了,雖然一成的機率很小,但還是有可能會出現。
  旋即!
  一道龐然的靈識湧來。
  “別動,我現在將殘神術的口訣傳授給你。”
  “嗯!”
  上海放開了識海,接受了這一道靈識,通過口訣,他感受到了,這是一種充滿了無上奧理的大術,世間有全,自然也有缺,這種神術就是從全和缺的奧理中領悟出來的。
  靜靜的感悟著識海中的口訣,雖然身體資質差,但他的領悟力卻是比常人高得多,或許是因為自身靈識超乎常人的緣故吧,不知過了多久,口訣終於消化完畢了。
  殘神術!
  終於學會了,這等神術,並不需要特殊的施展手法,只要領會了,就會化為身體的一部分,隨便都可以施展出來,只要有全和缺的奧理存在,哪怕是彈一下手指都可以施展。
  “前輩……”
  上海睜開雙眼,剛開口,話語頓時停滯了下來,王姓男子依舊盤坐在原地,只不過此刻他那一頭烏黑的長發,已變得蒼白如雪,身上的生機也徹底斷絕了,很顯然,他坐化了。
  這時,他的目光注意到了一旁懸浮著一顆銀白色的光球,此球通體渾圓,如水般緩緩流轉,上萬條道紋在裡面流轉,恐怖無匹的威能不斷散發出來。
  “煉天珠啊。”老不死不知何時已經竄了出來,一邊吞口水,一邊朝著光球抓去。
  不過,上海更快一步,已將光球納入了手裡。
  “小子,你……”老不死勃然大怒。
  “你說這個叫做煉天珠?”
  “廢話!不是煉天珠是什麼,這是達到天道境界的高人,以毀掉自身魂魄為代價,將自身所有威能,連同道紋和道韻封存煉化出來的煉天珠,此珠蘊含的威能看天道境界的實力而定,此人步入天道境界多年,這煉天珠的威能絕對不小。”老不死眼饞道。
  “毀掉自身魂魄為代價……”上海渾身一震,看著坐化的王姓男子。
  沒想到!
  王姓男子會自毀魂魄。
  對於修煉者來說,身死未必會死,至少魂魄還有,說不定還能輪迴轉世,下一世繼續為人,但若是魂魄毀掉,那就等於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了,連一絲痕跡都不會留下。
  為了守護玄月琳兩姐妹,王姓男子竟甘願自毀魂魄,煉製出煉天珠,並將之遺留下來。
  這是一個可憐而可敬的人,一輩子為天妖守護,死後還甘願繼續守護下去……
  緩步走了過去,上海拱手深深的施了一禮,沉聲道:“前輩,你放心,玄月琳兩姐妹,我會照顧好她們,只要我上海活一天,我就會竭盡可能的保護好她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