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城中!
  一名模樣還算俊朗的年輕男子緩步走在前方,身後緊步跟隨著兩名嬌俏無比的女子。
  年長一些的女子雪白紗裙,肌膚如雪玉,縱使不是傾國傾城之色,也是芳華絕代的佳人,再加上靈動的氣質,更是不可多見。
  而另一位則是十五歲左右的少女,模樣也頗為漂亮,與年長女子有著五分相似,一眼就能看出這二名女子是姐妹,不同的是,此女雙目靈犀,不時眨動著,黑色的眸子中透著一絲精靈古怪的狡黠。
  過往之人,無不為之側目。
  有些男子更是看得入神,一時忘了前方還有人在行走,不慎相互的碰撞在一起。
  這三人正是上海和玄月琳姐妹倆。
  在王姓男子坐化後,上海就一直待在屋裡參悟遺留的上萬道紋,等他從參悟狀態中恢復過來,已經過了七天,雖然無法悟透那些道紋,但卻是臨摹了九條道紋下來,自身的靈識也增長了一些。
  正當他打算繼續參悟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錯過了與五嶽上人的相約,趕緊帶上玄月琳兩姐妹一同上路。
  自身靈聖境界的實力,終究還是被玄月琳告知了月瑤,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雖還是滿臉好奇,但卻沒有像當初那般肆無忌憚,上海也沒點破,讓月瑤的性子穩一些也好,免得她以後闖禍。
  這兩姐妹的身世,上海並未告知她們,而她們家裡遭遇的事情,他隨口扁了個藉口,將此事壓了下去。
  餘大長老的死,雪壇可能一時半會還發現不了,但以後肯定會查出來,必然會查到玄月琳身上,雪壇是不能回了,所以他打算給這兩姐妹找一處可以安身的地方。
  五嶽門!
  在冰雪城中最強的門派,以五嶽上人的名號,既能震住雪壇,又不會引起太多的麻煩。
  玄月琳倒也聰慧,上海粗略給她說了一下後,就明白了,並沒有拒絕,畢竟五嶽門可是冰雪城最強的門派,昔年她也曾想進入過五嶽門,可惜因為名額已滿,所以也就沒機會了。
  如今,上海這位前輩能夠引領她進五嶽門,而且還將月瑤帶上,這對兩姐妹來說,可是求不來的好事。
  五嶽門位於冰雪城外百里的一座名為碧霞山上,此山的天地元氣是附近山峰中最為濃厚的,而且據說這裡曾經有過萬古歲月前的大宗派在此建立門戶,只是昔年的宗派早已消逝在歷史長河中了。
  如今的碧霞山,已經是五嶽門的門戶,磅礴而大氣的碧月石鑄成的門柱,牌匾上的五嶽門三個大字,蒼勁有力,如同遊龍盤旋,筆中還帶著絲絲的道紋氣息,顯然是五嶽上人親自所立的牌匾。
  “來者何人?”
  “此地是五嶽門的重地。”兩名五嶽門的弟子從山門上掠下,落在高處的台階上。
  二人的目光在上海身上掃了一下後,就移開了,當看到玄月琳兩姐妹的時候,目光中皆透出驚豔之色,雖然五嶽門的女弟子不少,也有一些姿色上佳的,但與這二位充滿靈性的姐妹比起來,簡直就是差了不知多少籌。
  “你們來五嶽門做什麼?”其中一名五嶽門弟子收回了目光,沉聲說道。
  “兩位師兄,在下玄月琳,我們此番前來,是應五嶽上人之約的。”玄月琳蓮步微移,拱手說道。
  “你們找祖師?”
  “應祖師之約?”
  兩名五嶽門弟子臉頰微微抽搐了幾下,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從雙方眼裡都看出了嗤笑之意。
  五嶽上人常年閉關,從不見外人,就算見,也是同輩的高人,一般那些高人都知道規矩,直接飛入後山,而不是走前門,眼前這三人,以他們的實力自然感受得出對方的實力。
  三人最高才靈師一境,還敢妄言應祖師之約?
  “你們是做白日夢呢?還是跑來消遣我們玩的?”為首的五嶽門弟子冷笑道:“祖師是何等人物,會邀請你們前來?”
  “這些年我們五嶽門越加強盛,總有那麼一些不知好歹的傢伙來認親,又不是第一次了。”
  聽到這些話,玄月琳俏臉一白。
  “不知好歹的是你們,你們這兩個有眼無珠的傢伙……”
  玄月瑤卻是個急性子,被對方這一說,氣得俏臉通紅,指著兩名五嶽門就跺腳罵道。
  有眼無珠……
  兩位五嶽門弟子臉色當即沉了下來,身為五嶽門弟子的他們,在冰雪城內行走,哪個不是阿諛奉承,從不敢得罪分毫,眼前這個丫頭,竟然敢罵他們有眼無珠。
  “哪來的野丫頭,一點教養都沒有。”
  “師兄,我看這三人是吃飽撐著沒事做,來找麻煩的。”兩名五嶽弟子怒視著三人。
  就連脾氣比較好的玄月琳都面露怒色,更別說性格直接的玄月瑤了,氣得嬌軀顫抖不已。
  “你們……”
  “算了,別人不待見,我們也沒必要自討沒趣,我們走吧。”
  上海拉住了玄月瑤,他也懶得與這兩個五嶽門的弟子計較,說完就轉身朝山下走去,這五嶽門看來發展太快了也不是好事,所收的弟子良莠不齊,如果這樣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垮掉,不過這都與他無關了,沒有了五嶽門,還有其餘門派。
  哼!
  玄月瑤嘟起嘴,一臉不高興,不過還是乖乖跟了上去。
  “站住!誰讓你們走了。”
  兩名五嶽門的弟子掠了下來,擋在了三人的前方,目光有意無意的掃視著玄月琳兩姐妹,特別是玄月琳,身段婀娜,成熟誘人,紗衣外的皮膚雪嫩白淨,令二人為之心動,眼神透出一抹異色。
  “你們還想怎麼樣?”玄月瑤瞪著二人。
  “不想怎麼樣,你們三人鬼鬼祟祟出現在我們五嶽門,正巧我們門內昨日剛好丟失了一樣術法。”
  “我們懷疑你們竊走了五嶽門的術法,所以我們要搜你們的身。”一名五嶽門的弟子下意識的舔了舔乾澀,另一個則吞嚥了一口唾沫。
  “你們……”
  玄月琳俏臉煞白。
  月瑤更是捏緊了小拳頭,雖然她對男女之事一隻半懂,但也知道不能隨便讓男人碰自己的身體,更何況是這兩個她感到反感的五嶽門弟子。
  “這就是你們五嶽門的待客之道?”上海聲音很平淡,但卻帶著一股無形的冷意。
  “小子!你最好乖乖滾到一邊去,別妨礙。”
  “再囉嗦,等下讓你好看。”
  兩名五嶽門的弟子威脅道,同時挪步朝玄月琳兩姐妹走去,越是靠近,二人眼中的青光就越盛。
  “你們要搜身是吧?那就讓你們搜個夠。”上海話音一落,一巴掌拍落而下,雖只有靈師境界以下的威能,但他有太古天魔軀支撐,縱使這二人都是靈師二境的小高手,也不夠看。
  啪!
  一名五嶽門的弟子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拍中了臉,整個人如同陀螺一樣,身體翻到了二十丈高處,然後重重的砸落下來,他的臉已經被抽爛了,就連身子也徹底扭曲,已不知生死。
  “你……你……”
  另一名五嶽門弟子哪還有之前的威勢,嚇得臉色煞白,楞了一下後,他反應過來,趕緊取出了一個白色的石符,當場捏碎,“你們敢在五嶽門前撒野,你們等著,你們死定了……”
  噗……
  上海等這名五嶽門弟子捏碎石符後,才一腳踹過去,一陣爆響傳來,這名五嶽門弟子被踹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台階上,他的胸口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渾身骨頭已斷裂,不過他卻沒死,只是躺在那裡痛苦哀嚎而已。
  “什麼人?竟敢在五嶽門鬧事?”
  渾厚的怒吼,從五嶽門內傳來,一名穿著銀絲青衣的老者飛掠而下,緊隨的還有二十名五嶽門的執法弟子。
  這些人來勢洶洶,看到如此陣仗,玄月瑤小臉煞白,抓緊了一旁姐姐的衣角,躲在後面,畢竟她還未踏入修煉一途,雖然知道上海厲害,但具體多厲害卻是沒有印象。
  而玄月琳卻是沒有露出哪怕一絲的擔憂,因為她知道上海的實力有多恐怖,就連雪壇高高在上的餘大長老都被他轟殺了,來的老者雖是靈王一界的高手,但在靈聖境界高手面前,顯然是不夠看的。
  “執法長老,這三人想要硬闖我們五嶽門,我們不讓他們闖入,他們不服氣,就出手打傷了我們……”那名哀嚎的五嶽弟子見到老者出現,當即趕緊說道。那副語氣,就像是他之前遭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你胡說!”玄月瑤禁不住插嘴道。
  “我沒有胡說,是他們鬧事在先。”那名五嶽弟子一口咬死,同時恨恨的瞪著上海三人,他相信,執法長老肯定會站在他這一邊的,不管怎麼說,他是五嶽弟子,佔據著地利的優勢。
  執法長老凌厲的目光望向三人,當看到玄月琳和月瑤這一對姐妹的時候,也禁不住有股驚艷感,可在看到上海的時候,他眉頭一皺,並沒有開口,而是在回憶著什麼。
  旋即!
  執法長老面帶慌張的取出了一塊玉石,靈識輸入其中,等到收回靈識的時候,他的臉色完全變了,變得一陣鐵青,額頭也禁不住冒出了豆大的冷汗,背部甚至被汗給浸濕了。
  “執法長老,那小子有些古怪,可能身藏重寶……”五嶽弟子再度加了一把火。
  啪!
  一個大巴掌掃來,將五嶽弟子給拍飛了出去,整個重重的砸落到最低的台階下方,徹底昏死了過去。
  執法弟子們瞪目結舌的看著執法長老,因為這一巴掌是執法長老打的,而且還打得如此狠,他們實在看不明白了。
  “晚輩離世賢見過林前輩!不知前輩駕到,還望前輩恕罪。”
  執法長老趕緊上前,跪在地上深深的行了一個禮,神情上滿是敬畏,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之處,他的額頭一直不斷冒冷汗。
  前輩?
  執法弟子們頓時傻眼了,眼前這位年齡與他們相當的年輕人,竟是一位前輩人物?
  “林前輩是祖師的貴客,你們難道想被逐出師門?”執法長老喝道。
  唰唰……
  所有執法弟子哪還敢怠慢,趕緊跪了下來,一個個面露恭敬,不敢有絲毫逾越之舉,祖師的貴客,那可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若是招惹到對方,像那兩個不長眼的守門弟子一樣被拍死,那可就冤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