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上人由於正在閉關,暫時無法前來相見,只能由現任門主前來相迎,並告知聖臨會在三日後才會舉行,當即,上海一行三人則只能先在五嶽門住下,等五嶽上人出關再說。
  客房內!
  嗖!
  妖族皇者聖骨橫空而現。
  “怎麼樣?”上海轉過頭問道。
  “沒任何問題,那位五嶽上人確實在閉關,並沒有外人進入五嶽門中。”老不死說道。
  “嗯!”
  上海點了點頭,暫時心安下來。
  之所以讓老不死去查探,是因為他擔心自己身份被五嶽上人識破,屆時引來各大聖地高手圍剿,到時候想活著離開都難,現在看來,五嶽上人並沒有看穿他的真正身份。
  還有三天……
  上海也只能安心等待了,隨手抓過妖族皇者聖骨,手指在上方輕輕一彈,上萬密密麻麻的道紋浮現,這些道紋是王姓男子遺留在房間牆上的。
  在離開之前,老不死施展秘術,將那些道紋全部摘入聖骨中,這樣既不用在那裡久待,而且還能隨時取出修煉。
  靈聖境界要想突破到更高的層次,不但需要積累威能,還得一次次的感悟自身道韻,對於剛踏入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而言,感悟自身道韻並不容易,唯一通用的辦法就是通過臨摹道紋。
  臨摹道紋,不但便於理解道韻,而且臨摹得越多,對道紋的掌握就越高,發揮出的威力就越強。
  不過!
  道紋的臨摹並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的,有的道紋需要長年的不斷描繪和感悟,才可能將之掌握下來。
  上海能在七日內臨摹九條道紋,這還是因為他在昔日古族大殿內摹刻過那些古圖,所以臨摹的速度比起那些多年臨摹道紋的靈聖境界高手都要快一些,雖然是這樣,但要想將一萬條道紋全部臨摹下來,沒有數十年的時間是不可能的。
  臨摹道紋,越是往後,難度就越高,所需的時間也就越多。
  上海的目光盯緊了其中第十條道紋許久,才緩緩閉上雙眼,在識海中過了無數遍,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後,才伸出食指在虛空點畫起來,指尖輕輕劃過,充滿了大道氣息的紋路點點呈現。
  這是大道的紋路,哪怕沒有施展出絲毫的威能,這紋路也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威力。
  點!劃!勾!挑……
  一筆接一筆,手指拂動的速度,由輕緩到迅疾,然後再由迅疾回落到輕緩,每臨摹一次,他都感覺到是識海中升起莫名的律動,他並沒感到吃驚,因為這是臨摹的道紋,勾動了己身道韻的跡象。
  第十道……
  上海看著浮現在虛空中,久久不化的道紋,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再看了一下時間,才發現刻畫這一條道紋,竟花費了整整一天,這還只是第十道而已,以後每一條道紋的臨摹,所需時間恐怕都會以倍增。
  “這一萬條道紋,至少也得三四十年才能臨摹得完,三四十年,也太長了一些……”上海看著剩餘的道紋,呢喃道。
  “你小子就知足吧,三四十年就能臨摹一萬條道紋,要是讓那些靈聖境界的傢伙知道,估計都會嫉妒的眼發紅了,那些靈聖境界的高手,臨摹上百條道紋都需要五六十年呢。若不是你在古族大殿之中,摹刻過那些古圖,自然吸收了裡面的奧理,別說三四十年,哪怕一百年你也別想完成。”老不死呲聲道。
  “你嫉妒了?”
  “本尊嫉妒個屁,不就是吸收了古圖奧理麼,算了,懶得與你這小子多費唇舌。”
  老不死當即不吭聲了,他確實是嫉妒了,古圖奧理啊,那說不定是蓋世人物刻錄出來的,而且還是遠古時代的古族,相比起現在的修煉者,古族擁有著對奧理的絕對掌控,那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天賦。
  見已夜深了,上海也懶得外出,當即準備繼續臨摹道紋,反正還有兩天時間才能前去參加聖臨會。
  這時!
  上海的識海一陣觸動,眉頭微微一皺,迅速將心神沉入到識海中,很快來到了觸動的位置。
  那裡一共有四道主僕印記。
  分別是最早收為僕從的木達,秋家老祖和靈巖王的,原本以為靈巖王已死了,但上海卻意外發現,代表靈巖王的主僕印記並沒有消失,心中猜測可能令靈巖王還活著,並且就待在極境之地的某處。
  可惜!
  主僕印記因為相隔太遠,而無法與之取得聯繫。
  唯一觸動的主僕印記,卻是第二道,也就是昔日上海收服的絕代大魔副魂血殺專屬印記。
  自從進入妖魔戰場後,上海就極少與血殺聯繫了。
  一來是血殺在吸收另一個副魂,並在封魔之地內修煉,實力還很弱,縱使現在達到靈王境界,也幫不上他的忙,與其帶著,還不如讓血殺繼續吸納封魔之地的淳厚魔氣修煉,說不定有一天就能用得上。
  血殺竟會與自己主動聯繫?
  莫非是有什麼要事不成?
  上海心念一動,投入到了第二道主僕印記中,由於血殺是靈體,並遺留了一絲靈魂氣息在識海中,所以二者才能夠相互聯繫。
  幽暗的識海中。
  “血殺!是你在喊我?”上海傳音道。
  “主人!”
  一道血色身影浮現,逐漸化成了一名妖異而俊朗的男子,此人一出現,當即單膝跪在地上,恭敬的行了一個禮,昔日自傲的血殺,如今已經徹底臣服了,因為眼前的主人不但實力遠在他之上,而還是太古天魔軀的擁有者。
  除此之外!
  上海更是擁有神奇的小鼎,與古族的絕世古器玲瓏玉棺,如今的能耐,已經超出了血殺當初的預料,加上主僕印記的潛移默化,他已經心悅誠服了。
  “靈王三界了?”上海目光一閃。
  “嗯,我已完全煉化了第一副魂。”血殺說道。
  “不錯!”上海讚道。
  血殺的提升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以為只是靈王一界而已,卻沒想到已經達到了靈王三界了。
  “主人,最近極境之地不大平穩,如果沒必要,你還是別回極境之地為好。”血殺忽然說道。
  “為何?”
  “是這樣的……”
  血殺將極境之地最近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到這些消息,上海大為吃驚。
  各大勢力在妖魔戰場中損失不小,不少成名高手因此而身隕,其中還有天道境界的化身,都葬身在了萬劍墳中,而據血殺所說,萬劍墳深處有一個可怕的“恨”字,單單一個字,就令三名天道境界的高人瘋的瘋,死的死,最後莫名的死在自身勢力中。
  無奈之下,各大勢力只好將高手們全部撤回。
  只是!
  因為上海出身五行族的緣故,北境聖地和八大派明里暗裡派出了一些人手,嵌入到五行族各個部族,哪怕是小部族也不例外,正在搜索與他牽連的人物。
  不止是北境聖地和八大派,其餘勢力也派出了人手,專程進入五行族中,似乎擔心會再出一個上海,他們暗中絞殺了不少五行族較為出名的年輕高手,就連成名已久的,也因此而莫名失踪了。
  唯一令上海感到慶幸的是,血殺早已與秋家老祖聯繫上了,並讓木達等人早早轉移到了安全之地。
  “北境聖地,八大派……還有其餘各大勢力……”
  上海的眼睛瞇成一條縫,目光散發著可怕的冷意,沐凝雪的死,遲早要跟他們算一算這筆賬。
  “主人,還有一件要事,需要你定奪……”血殺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說道。
  “說吧,什麼事。”
  “他就要破封出來了……”血殺的眼瞳閃爍著濃郁的恨意。
  “他?”上海一怔,旋即問道:“你是說,被封印的絕世凶魔的主魂?”
  “沒錯!”
  “嘶……”
  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啊,他早從血殺那裡了解過,絕世凶魔原本的實力為天道中境,在修煉了七魂魔化訣後才被封印的。
  被封印了多年,絕世凶魔的境界早已掉到了天道初境,但也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對付得了的,只要血殺與自己的聯繫一天不斷,絕世凶魔遲早都會找上門,在這個關鍵時刻,絕世凶魔出世,可不是什麼好事。
  “有沒辦法加固封印?”
  “沒辦法,我讓秋家老祖去查過,那個封印被人毀掉了,根本就無法恢復,而且有兩個副魂已經出現在極境之地了,顯然是在積蓄力量,準備幫主魂破開封印出來。”血殺搖頭說道。
  “兩個副魂,你有沒有把握吞噬他們?”上海沉聲道。
  “我與主魂本是一體,他知道我實力有多強,為了避免我的吞噬,他將殘餘力量轉給了兩個副魂,這兩個副魂實力至少在靈聖中境左右,遇到它們的話,哪怕是一個,都難是它們的對手……”血殺無奈道。
  靈聖中境……
  如果恢復到全盛時期,再加上老不死,上海倒是有把握轟殺這兩個副魂,但是此刻極境之地內潛伏著各大實力的眼線,只要他一出現在極境之地內,當即就會有各大勢力的高人橫渡而來。
  但是!
  兩個副魂必須得解決掉,不然等他們積蓄到足夠的力量,將絕世凶魔放出來,麻煩就更大了,上海可不想被一個天道境界的絕世凶魔一直盯著,始終擔心對方會尋來。
  既不能現身,而又要絞殺兩個副魂……
  思索了片刻後,上海目光閃爍,做下了一個連他都無法預料到後果的決定。
  啪!
  小鼎被取了出來。
  玲瓏玉棺依舊靜靜的躺著,在裡面,三百道變異雷精,組成了一個大網,覆蓋在最底部,而位於中心的則是在萬劍墳中所獲的劍邪。
  “你有沒有把握將它煉化?”上海指著小鼎內的劍邪,對血殺問道。
  “沒把握,這邪靈擁有至高聖主的一念,若是我吸納的話,有九層機率會被他反吞噬掉。”血殺說道。
  “只有一成機會?”
  “不到一成……”
  上海盯著劍邪許久,才收回目光,望向血殺道:“你願不願意嘗試一下?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畢竟靈體之間的吞噬,凶險無比,稍有不慎就會徹底消失。”
  “我還有選擇嗎?”血殺笑了笑,邪異而俊俏的臉上浮現出絕然之色,顯然他已經打算拼一把了。
  “好!你進去吧,我會控制三百變異雷精助你。”上海點了點頭,他也知道,血殺吞噬至高聖主一絲邪念化成的邪靈,是極為凶險的,就像是用靈器去撞道器一樣。
  不過,現在已經沒選擇了,只能試一試。
  血殺鑽入了小鼎中,隨後三百變異雷精蜂擁而上,將困在其中的劍邪擊成重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