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原本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卻沒想到出現了,星曦竟被人給帶走了,而且還是一位大人物。
  這下可麻煩了,星曦被不知名的人物帶走,是生是死還是未知數,若是出點意外的話……
  “前輩,在下想起了。”
  那位高人見上海臉色陰晴不定,心中惶恐不已,唯恐上海震怒之下,一掌將他拍死,焦急之下,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說道:“那位帶走少女的前輩來過我們霸天閣幾次,聽說乃是一位煉器師,長老等人對其極為恭敬,根據閣內強者傳出,此位前輩很有可能是金器世家的。”
  “金器世家的……”
  “是的!其實前輩您不知,霸天閣與金器世家密切來往從三千餘年前就已經開始了。所以在下大膽揣測,那位前輩應該是金器世家的。”高人趕緊說道。
  “金器世家……”上海心中稍定了一些。
  若是金器世家的大人物的話,那還不用太過於擔心。畢竟對方是有勢力背景的,而且像這種萬古世家,像神道境界這種大人物基本上都是自己培養出來的,很少會在外招募。
  金器世家在東荒的名聲還算可以,以這個世家的底蘊,若是稍微察覺到星曦的不凡的話,也不會冒然去動她,肯定會查清其身份,只要萬罡殿小公主的身份一出,金器世家自然不敢動她,甚至還會將之恭送回去。
  一念及此,上海就稍微安心了。
  他最擔心的是星曦落入那些不知名的人物手裡,這才是危險的,若是對方是個散修的話,那就更麻煩了,畢竟這等人物無拘無束,單身一人,哪裡都可以去,極為難尋不說,還很難對付。
  “前輩!在下有秘密之事告知。”那位高人見上海臉色稍緩,咬了咬牙,準備豁出去了。
  “什麼事?”上海沉聲問道。
  “霸天閣這三千餘年來,收集了大量的稀有材料,並且數次邀請金器世家的煉器師前來,在下斗膽揣測,霸天閣在煉製一件重要的法器,很有可能是半道器……”高人說道。
  “半道器?”上海目光一凝。
  “沒錯!霸天閣這些年來,幾乎所有收穫的寶物都投入到了哪些稀有材料之中了。”
  “那你知道藏在何處?”
  “在下就不知了。”高人苦笑道。
  “行了,你走吧。”
  上海隨手一甩,將此人拋出了百丈外,只見後者欣喜若狂,連滾帶爬的跑掉了。
  目送那位高人離去,上海將心神沉了下來,罡識如水銀瀉地,迅速蔓延而出,將整個霸天閣給籠罩了,片刻後又收了回來,他的眉頭禁不住皺了皺,因為根本就沒感知到任何半道器的氣息,甚至連法陣也沒有。
  難道是假的?
  不會……
  上海能夠感知得到,那位高人並不是在說謊,顯然是有這等事,既然如此,那麼霸天閣將煉製的半道器藏在何處呢?外面?應該不會,像這等貴重之物,放在外面定然會被人窺探。
  思索了片刻,他將感知收攏到十丈所有,然後跨步前行,每跨出一步,他就細細感知地底和虛空。
  在走到霸天閣深處的時候,一絲莫名的觸動從地底傳來,非常微弱,感知不夠強大者,幾乎很難察覺得到。
  “隱蔽古陣……”
  上海站於地面,盯緊了下方,難怪沒人發現了,原來在這地底竟有一座隱蔽古陣,將所有氣息都隱蔽了,連他都必須得將感知凝縮到十丈範圍,才能有所察覺,若是換做其餘人的話,根本就很難感受到這一絲異樣。
  轟……
  一腳踩踏之下,大地深陷百丈,上海俯衝而下,雙拳掄起,狠狠砸在地面上,每一拳下去,都砸出數百丈之深,與此同時,感知追尋著那一絲古陣氣息,隨著不斷深入,氣息越來越濃厚。
  大約砸出上千拳後,上海已經來到了極深的地底。
  嘩啦……
  一拳砸下後,一個洞窟露出,大地岩漿洶湧衝出,上海沒有理會,雷炎大道凝聚周身,將岩漿全部擋在了身外,朝著最深處竄去,大約行進了萬丈左右後,岩漿消失了。
  無盡的炙熱襲來,顯然是地心之火,不過對於掌控了雷炎大道的上海來說,這些地心之火還無法傷到他。
  唪……
  一拳砸開了頂部,上海跳了出來。
  這是一個巨大的地底洞窟,四周佈滿了濃郁的地心之火,而在這些火焰上方,一柄彩色的弓緩緩轉動,弓柄兩端微微上翹,像是一對羽翼般,上方佈滿的奇妙紋路,不斷的將地心之火轉化入內。
  察覺到上海出現,弓發出了嗡鳴,弓體緩緩轉過頭,赫然已經生出了靈性,而弓弦正緩緩朝後伸拉,大量的地心之火匯集,化成了一根箭,無比的炙熱像要將一切都融化了似的。
  “果然是半道器……”上海很快就確定了。
  半道器天生就擁有靈性,而這柄神弓顯然已經成型了,只要再滋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完全成為一件半道器。
  弓拉得越來越滿,洞窟內的地心之火都要被抽光了,就連上海都萌生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顯然這柄弓的威力並不弱,不過沒有修煉者執掌,神功也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威能。
  對付半道器,自然要讓半道器來。
  上海取出了霸翼劍。
  嗡!
  兩柄半道器相遇,發出震天嗡鳴,霸翼劍更是興奮,雖然它內有高階道靈,但是本質上它只是半道器而已,要成為道器,必須得經過諸多歷練,而最大的歷練方式,莫過於半道器之間的對拼。
  半道器也如同修煉者一樣,在與同境界的強者對戰之中,體悟更深的大道妙韻,並不斷的蛻變自身。
  所以!
  霸翼劍若要提升的話,光靠自身滋養,要成為道器,起碼得上千年以上。若要加快提升,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尋其餘半道器,讓二者去拼殺,這樣提升的速度要快得多。
  當然!
  半道器之間的拼殺,也是有風險的。
  稍有不慎,半道器就會損毀,除此之外,半道器若是落敗的話,那麼今後再遇到,敗者是不會再向昔日的勝者對戰的,而且還會影響到半道器成為道器的機率。
  就像是強者的心境一樣,兩位強者對戰,勝者為王,敗者今後心底將會有諸多忌憚,再遇到對方的話,基本上很難再扭轉勝局,這就是為何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的緣故。
  上海倒是不擔心,霸翼劍乃是火聖祖炎炫煉製而成,其中有昔年道器的碎片,還有諸多珍貴材料,再加上封入了高階道靈,若是還對付不了這一柄剛成型的神弓的話,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呲……
  霸翼劍出手了,抖動出萬千劍芒,金屬道域揮斬而出,相比起上海的施展,高階道靈揮動的金屬道韻,發揮到了極致,整個洞窟當即被無盡的金屬籠罩,就連地心之火也被掩蓋住了。
  這時!
  神弓也動了,蘊含著恐怖火焰之威的火箭射出。
  嘭……
  霸翼劍被震回,火箭消失了,神弓也被震得朝後挪移了一段,二者交擊,高下立判,神弓比起霸翼劍要弱上不少,畢竟它才剛成型,還未完全穩固下來,若不是此地乃是煉製之地,能夠調用地心之火的話,恐怕一擊就敗了。
  上海站於一旁看著,勝負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
  砰砰……
  霸翼劍帶動了恐怖的金屬大道,與擁有火屬大道的神弓不斷的撞擊,一道道的火箭,宛若暴雨般射出,這些火箭蘊含著地心之火的威力,對金屬大道有著天生的克制。
  不過,高階器靈卻是足夠強大,竟帶動霸翼劍,將神弓發出的蘊含地心之火的箭給全數斬滅。
  兩件半道器交鋒,也不過片刻而已。
  火箭奈何不了霸翼劍後,神弓的嗡鳴聲越來越大,只見整柄弓上浮現出了一隻瑰麗至極的鳳凰,只見這只鳳凰雙翼收攏,竟化為了一柄七色箭,上方的火焰也變成了七色。
  “這件道器難道摻入了彩凰獸後裔的骨血煉製……”上海心中微驚。
  遠古時代!
  彩凰獸在荒獸之中也是屬於霸主級的存在,據說這種荒獸擁有著鳳凰的血脈,而在傳聞中,鳳凰是僅次於真龍的存在,擁有鳳凰血脈的荒獸極少,而彩凰獸就是其中一種,而且還是直系後裔。
  難怪這柄神弓威力如此強了,有了彩凰獸的骨血在裡面,哪怕在所有半道器中,也位列中上的,若是能夠滋養到極致,恐怕以後的威力會更強,當然,與霸翼劍比起來還稍差一點,畢竟高階道靈極難找尋。
  咻……
  七色火箭射出,金屬道域竟被帶動了,並被其壓縮到了極致,上方還佈滿了道道細微的裂痕,明顯有碎裂跡象。
  唪!
  感受到危機的霸翼劍,猛然豎起,直指蒼穹,一種神秘的力量灌入其中,萬千光華綻放而出,雙翼橫展,宛若金翅大鵬神獸,刺落而下,重重的打在七色火箭上。
  沒有任何聲息,只有兩股力量的衝擊,金屬道域爆碎了,就連上海都不得不運起全身威能來抵禦,縱使如此,還是被震得朝後滑退了十丈左右,幸虧他的體魄夠強。
  勝負分出了!
  霸翼劍橫空而立,煥發出萬千光芒,只見它通體越來越亮,顯然有了顯著的提升,而神弓橫陳在一旁,赫然是因為失敗的緣故,通體有些黯淡。
  差不多了!
  上海意識到這是取弓的機會,當即朝著神弓抓了過去。
  陡然!
  一道圓滾滾的身軀掠了進來,速度如流光般,肥胖的手極為詭異的出現了,瞬息抓在神弓上,另一隻也伸出,抓向了霸翼劍,此人出手之際,還發出嘿嘿的得意笑聲。
  “小傢伙,他日之仇已報,你我二人互不相欠了。”圓滾滾身軀的主人咧嘴一笑道:“半道器啊,還是兩件,本道人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