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乎乎而有些滑稽的臉,一對綠豆大小略帶猥瑣的小眼珠,還有那穿了不知多少年,早已渾身污垢的道袍,赫然是昔年所見的寶光道人,與當年相比,並沒有絲毫的變化。
  神弓還好,此物並未被收服,被寶光道人拽在手里後,微微晃動了起來,似乎要脫手而去,可隨著手掌心上泛起古怪的異芒,神弓竟然沒有了動靜。
  這也就罷了,被另一隻手拽住的霸翼劍,劇烈抖動,並綻放出鋒芒,刺向寶光道人,可卻見那隻胖乎乎的手微微扭動一下,霸翼劍的鋒芒瞬息被收了進去,當場沒了動靜。
  更讓上海心震的是,自身與霸翼劍的聯繫,竟被隔絕了,難怪寶光道人混跡多年,依舊活得如此滋潤,再加上其層出不窮的各種古怪保命手段,哪怕是大人物出手,也未必能夠將之留下。
  “小傢伙,再見了。”寶光道人笑著揮了揮手,返身一沖,瞬息穿入了虛空之中。
  “虛空穿梭術……”
  上海面露訝然,沒想到這寶光道人的手段還真不少,這等失傳多年的遠古秘法竟都懂得。
  虛空深處!
  寶光道人猶如流光般,穿透了一層層的空間,一邊跑,還不時的摩挲著手上的兩件半道器,時而哈一口氣,臉上洋溢著如獲至寶的笑容,滿是肥肉的臉頰連連顫動。
  “臭小子,本道人出道多年,當年栽在你手上,被你撈走了不少好東西,連道靈也被你奪走了,此仇終於報回來了,想必那道靈應該被煉入了這件半道器內了。嘿嘿!本道人此番可是連本帶利賺回了。”寶光道人竊喜不已。
  陡然!
  前方虛空抖動。
  察覺到前方有異樣,寶光道人當即放緩了速度,當看到虛空深處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頭顱的時候,肥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虛空獸……”寶光道人驚呼出聲。
  “道人的見識不淺,竟能認出虛空獸,在下佩服。”朗朗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上海已經位於後方。
  “你小子怎麼追上來的……”
  寶光道人再度一驚,虛空穿梭之法一躍千里之遠,方才一路跑,至少已經數万裡了,而上海竟能追上來。
  “行了!我也不跟你廢話,兩件半道器交出來吧。”上海擺了擺手。
  “交出來?”
  寶光道人嘴角扯了一下,道:“小傢伙,你以為今日還像當年那般?入了本道人口袋的東西,基本上是沒有再拿出來的道理。”
  “好吧,本來還打算與你好好談一下,既然你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了。”上海聳了聳肩,對著虛空喊道:“天意尊者,等下還要勞煩你們封鎖住這一片虛空了。”
  “沒問題,此事就交予我們吧。”虛空深處傳出天意瀾的聲音。
  “三位大人物……”寶光道人臉頰劇烈跳動了幾下,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道:“好吧!你又贏了,連續兩次栽在你手裡,算本道人倒霉……”說話間,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拿來吧!”上海伸出手。
  “小子,這一次算你運氣好……下一次……”寶光道人話說到一半,忽然取出了一個金屬方框,只見此物上方已經佈滿了神秘紋路,顯然他方才一直在趁機拖延時間。
  呲……
  金屬方框射出了湛藍色光華,打在寶光道人身上,只見他的身軀迅速的淡化,顯然這是一件可以遠距離瞬移的寶物。
  “哈哈……小子,想要從本道人手裡拿到半道器,你還太嫩了,別說你,哪怕是尊王到來,也未必能夠拿得走本道人手上之物。”寶光道人得意的大笑起來,而身軀也快消逝了。
  轟!
  上海猛地一拳砸在虛空中。
  恐怖的體魄之威,震得四周的虛空劇烈晃動起來,並泛起了道道波瀾。強橫的力道,頓時砸在不遠處,只聽到一陣悶哼,一團湛藍色光華被震得飛出,隨後一隻毛茸茸的巨大手臂拍來。
  湛藍色光華被拍碎,寶光道人被拍飛而出,巨力震得他肥臉發白。
  與此同時!
  整個虛空頓時凝固了,赫然是天意瀾三人已經封鎖了整個虛空,四處頓時堅固的如同神鐵一般。
  察覺到這般情況,寶光道人的臉色一沉。
  “寶光道人!那兩件半道器,你是帶不走的,我知道你有諸多手段可以安然離開,但是在封鎖的虛空內,就算你要離開此地,也得廢點時間不是?你剛剛說的沒錯,如今已經不是當年了。”
  上海微微伸出一根手指,只見唪的一聲,一團黑色的火焰燃燒起來,其中還伴隨著聲聲雷爆,顯得極為神異。
  “雷炎大道……你小子竟已化出雷炎大道?”寶光道人瞪直了小眼珠,顯得頗為吃驚,旋即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隨手一揚,黑色火焰消失了。
  “如何?”
  “好,本道人倒了血霉了,還給你。”
  寶光道人倒也乾脆,明知形勢對自己不利,當場將霸翼劍和神弓丟了回去,肥臉不住的抖動著。
  沒有用手去接,上海隨手在上方打了一道威能,並用感知和罡識掃過,確定兩件東西沒問題後,才將之收入了天罡戒內,這寶光道人極為奸猾,誰知道會不會在上面留點什麼。
  “你倒是挺小心的,達到這般實力,還能如此謹慎,倒是不錯。”寶光道人少見的讚了一句。
  “彼此彼此!”上海隨口應付。
  這寶光道人來歷神秘,上次見到的時候,此人不過才天道初境,如今竟是天道顛覆的實力。
  短短數年,從天道初境達到天道巔峰,這等速度也是極為逆天的了,若是放在別人身上,上海頂多略微吃驚而已,可是在寶光道人身上,卻是有些耐人尋味了。
  當然,也可能是昔日的寶光道人隱藏了實力,但是當時的上海卻是將他轟得昏死過去了,而在那等情況下,若是還隱藏實力的話,那就顯得太蠢了,寶光道人不是蠢人。
  上海感覺到,寶光道人的實力,絕對不止天道巔峰,不然的話,此人進入天一聖地內招搖,還盜取了寶物,如今還能活得如此滋潤,光憑那些逃命的本事是完全不夠的。
  聖地的底蘊,上海不知具體有多深,但在前往了萬罡殿後,他依稀能夠猜得出來了,至少大人物數量上,絕對不會少,而且甚至還有多位尊王存在,甚至說不定還有聖主。
  所以,上海的直覺告訴自己,寶光道人的實力不僅只有這麼一點而已。
  “小兄弟,想不想做一筆大買賣?”寶光道人忽然說道。
  “大買賣?”
  “好處絕對多,甚至可能讓你一舉達到神道境界。”寶光道人一對小眼珠閃爍不已。
  “道人開玩笑吧?”
  上海眼睛微微一瞇,不知為何忽然有種被這寶光道人看透了不少的感覺。突破神道境界,對別人來說,或許很困難,但是也不是沒機會,但是對他來說,幾乎是生死一搏。
  天道巔峰達到神道境界,將會有一次大劫,威力至少是靈聖巔峰踏入天道境界的災劫的十倍以上。
  上一次經歷了兩次大劫,上海依舊心有餘悸,回頭想了想,才明白為何會有兩次,第一次自然就是道紋達到極數後,突破才有的災劫,而第二次才是天道巔峰達到神道境界的災劫。
  兩次災劫,幾乎將上海滅殺。
  如果根據上一次災劫的強度來算,這一次突破到神道境界,哪怕是最低的十倍,也不是上海目前能夠承受得住的。
  “小兄弟,道人很少開玩笑,此番確實是一大機遇,若是有機會,還能獲得劍之聖主的傳承呢。”
  “劍之聖主傳承……”上海眉頭微皺,凝視著寶光道人,“你說的是妖魔戰場內?”
  “不!不!”
  寶光道人搖了搖頭,道:“妖魔戰場那處地方太過凶險,也不知留著什麼東西存在,貿然踏入,必死無疑。”
  “那是?”
  “難道小兄弟不知道?北境聖地舊址,被魔土侵染的天聖宮中,出現了一個人……”寶光道人說道。
  “出現一個人……”上海頓時一怔。
  魔土他是接觸過的,剛回東荒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魔土的可怕了。而因為孤牙冒然進入的緣故,導致那片魔土侵染大地,在魔土之下,連身俱太古天魔軀的上海都不敢踏入,更別說其餘人了。
  竟然會出現一個人……
  難道是千邪明月?
  這個可能性很大,此人乃是中荒超級勢力的少殿主,而且又是地魔之體的擁有者,對魔性的掌控,已經超出了上海很多,若是有誰能夠抵禦魔土魔性的侵蝕而安然進出的話,也就唯有此人了。
  能夠做到這等程度的話,那千邪明月的能耐……
  一念及此,上海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宿命中的對手,竟已經達到了這般程度,同時他也期待著能夠再次遇到,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應該足夠與之一戰了。
  三大古體,融合之後將會成為太古第一戰體,上海倒是很想知道,這所謂的第一戰體能夠達到何等程度,也許有朝一日,三體會再度匯集,然後彼此之間相互對鬥。
  這是無法改變的命運,最終只能有一人活下來。
  “準確來說,並不是人。”寶光道人神秘一笑道:“恐怕你也猜不出來,實話告訴你吧,出現的這一位乃是劍之聖主。”
  “劍之聖主?”上海心中大震,愕然的看著寶光道人,“你在開玩笑麼?劍之聖主鼎盛時期距離現今已經六萬多年了,縱使是至高聖主,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這話是沒錯,至高聖主頂多活個兩三萬年而已。但是本道人沒說他是人啊?”寶光道人扯了扯嘴角。
  “不是人……”上海似乎想到了什麼,“你說是異修?”
  “估計揣測,應該是異修,只不過擁有著劍之聖主的身軀罷了。這個異修才剛出世,就已經滅殺了兩位尊王了,實力極為恐怖,他應該是才剛覺醒,記憶和昔年實力還未復蘇,若是複甦了的話,這大荒世界將會迎來一場大災啊。”寶光道人嘆氣道。
  “你意思是說,我們一起聯手去對付這個強大的異修?”上海冷笑道。連兩位尊王都被滅殺了,憑著他們二人前去,只是送死罷了。
  “不!不!對付異修這等危險的事,還是交給其他人去做吧。我們所要去的地方,乃是魔土。這位異修才剛甦醒,定然沒有繼承記憶,而他既然在魔土出現,那說明那裡有劍之聖主的葬身之地,若是我們進入的話,裡面的寶物和劍之聖主的傳承,豈不是歸我們所有了……”寶光道人興奮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