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光道人的話,確實很讓人心動。
  無需去對付曾經是至高聖主的異修,只需要冒險進入魔土,就可以獲得劍之聖主昔年的諸多寶物和傳承。
  但是上海又不是昔日才剛踏入修行一途的毛頭小子了,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相信寶光道人的話。
  以寶光道人的為人,若是魔土這麼容易踏入的話,早就自己跑進去將所有東西都掏光了,還何必找人一起幫忙?顯然是魔土內有什麼限制,或是有著凶險存在,所以寶光道人才要找人一起。
  “為何要找我?”上海反問道。
  “小兄弟儀表堂堂,能在短短時間達到這等實力,已經擁有了堪比聖主年輕的能耐了。本道人要找,自然就找小兄弟這樣的人物,其餘人就算獲得至高聖主傳承,也難以將之發揚光大啊。”寶光道人連連說道。
  顯然,寶光道人沒有說實話。
  “劍之聖主的傳承和寶物,在下興趣也不是很大,加上在下還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上海擺了擺手,不願再與寶光道人多糾纏下去。
  “小兄弟!你可是要去找那個妖族女子?”寶光道人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當即!
  上海的腳步停頓了下來,目光不經意閃過一抹異色。
  “你現在去也沒用了,那個妖族女子已經前往了金器世家了,估計是為了臨天聖地從無忘淵中獲得的那件古寶吧?金器世家底蘊不淺,哪怕是大人物踏入裡面,也是有諸多凶險啊。”
  “你怎麼知道她已前往金器世家?”上海轉過頭,沉聲問道。
  “本道人不巧遇到她,從而了解到的。”寶光道人神秘的笑了笑,道:“這妖女也厲害,半個月前竟在玄海城大鬧了一場,而且還滅殺了一位尊者和兩位大人物,若不是金器世家的尊王趕來,她或許已經得手了,可惜遲了一步啊。”
  “半個月前……”
  上海心中一驚,這才想起了自己疏漏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自己化繭的時間長短,原本他破繭而出的時候,並未見到紫狐到來,估計時間可能還未到,畢竟當時化繭的時候,他感覺才過了幾日而已。
  卻沒想到,自己竟修煉了整整一個多月,錯過了時間。
  顯然紫狐來過,估計發現自己還在閉關之中,所以就自顧離去了,單獨前往玄海城取那一件古寶。
  滅殺一位尊者和兩位大人物,這等戰績確實很彪悍,但是上海卻清楚,紫狐如今的實力雖是尊者層次,但她之前還身負重傷,此番拼殺下來,定然也付出了一些代價,甚至傷勢更重了。
  而且,金器世家還派出了一位尊王。
  縱使不知道當時的情況,但上海還是能夠想像得出來,就算紫狐能夠逃脫尊王的追殺,也會再度受傷。
  如今又打算潛入金器世家,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看來!
  有必要前往金器世家一趟了。
  “小兄弟,你是打算去金器世家吧?不過你恐怕連金器世家所在的金器城都進不去,那裡遍布各種上古結界,還有著金器世家的強者守護,甚至還有一件強大的道器鎮守,闖入者必死無疑。”寶光道人說道。
  上海臉色微微一變。
  若按寶光道人這般說的話,金器世家簡直就是銅牆鐵壁了,闖入進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正好!金器世家因為無法解析那件神秘古器,召開了品器大會,並邀請了不少知名的煉器師前往,道人不才,正好有一張請帖,可以邀請一人同行,若是小兄弟願意的話,倒是可以一同前往……”寶光道人款款說道。
  “沒其餘辦法麼?”
  “有,如果小兄弟是一位煉器師的話,而且煉器之法不弱,可以前往金器世家去做個證明,就可以獲得邀請帖了。不過,要獲得請帖,煉器手法至少得達到煉製低階天器的程度啊……”寶光道人說話間不經意的瞥了一眼,顯然是吃定了上海不懂得煉器。
  “還有這等方法?”上海雙眸閃爍了一下,拱了拱手道:“多謝道人告知了,在下就此告辭了。”
  寶光道人之所以告訴他這麼多,無非就是打著一個目的,讓他陪同前往魔土,對方顯然是吃定了他肯定要前往金器世家去協助紫狐,所以才一點點的告知他這些東西。
  不得不說,寶光道人這一招確實很厲害,一步一個坑,就是吃定了上海必須得答應他一同前往魔土。
  可惜!
  上海已經有辦法了。
  “喂喂……小子,你這是翻臉不認人了啊。”寶光道人喊道。
  呲……
  落在虛空獸頭上後,上海立即讓它穿梭,至於寶光道人,則在後面不斷的喊著,到了最後,甚至還破口大罵。
  在與天意瀾三人聚了一會兒後,上海就帶著虛空獸離開了,小獸和霸王龍自然是要帶上的,一人三獸直接穿梭虛空,接連不斷的穿梭,並開啟了數座古傳送陣,最後來到了極境之地外。
  相隔半年,再度重返,上海有種宛如隔日的感覺。
  入口處已沒有九大派的強者把守了,極境之地本就是個貧瘠的地方,沒有多少修煉資源可獲取,再加上五行族和妖族都已經進入了古城內,四周方圓萬里區域之中,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守護,除去五行族和妖族外,其餘人根本就無法踏入。
  古城中!
  雖然人口沒有太大的變化的,但無論是五行族還是妖族,都比以往強盛了不少。
  位於高空中的上海用罡識掃視而過,能夠感受到七股天道境界的實力,其中三股是三位妖王的,剩餘四股,除去昔日的土殿之主外,似乎多了三人,半年多出三位天道境界的高人,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除此之外,上海更是感受到城內有著上千靈聖境界的氣息,以及數万的靈王境界氣息,至於靈王境界以下的話,就有數十萬左右。
  如今的五行族,已經達到了一般大派的底蘊了,當然,在頂層強者上,還相差很多。
  沒有驚動任何人,上海飛掠而下,打開了古城入口,徑直步入裡面。
  霎時!
  識海深處的五行聖印徐徐運轉起來,只見大量的願力注入了上海的識海深處,五座大殿中,代表木族大殿的那一塊已經完全開啟了,兩百餘名魔祖也甦醒了過來,不斷的推動著大殿轉動。
  隨著這些願力的注入,另一塊火族的傳承大殿上,神秘紋路漸漸增多,一些魔祖開始甦醒。
  而在古城內,佈滿了上海的雕像,顯然是炎炫煉製而成的。
  這些雕像的存在,給上海匯集了大量的願力,日積月累之下,比起半年前那一座要多不知多少倍。
  “又多了一些,看來只需要過個數年,火族的傳承大殿就能徹底開啟了,而魔祖們也會全部甦醒過來,不知五座大殿全部開啟,上千魔祖甦醒,將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上海心底頗為期待五行聖印的恢復。
  他能夠感覺得到,只要五座傳承大殿全部開啟,上千魔祖重新甦醒過來,五行聖印就會徹底恢復了。
  這乃是妖聖時代的聖宗的傳承寶物,能夠被聖宗永世傳承的,至少也是神器層次,畢竟,上海體內擁有邪異神矛,天罡戒內還有小鼎存在,自然能夠猜測和判斷出五行聖印的不凡。
  旋即!
  上海用罡識傳音。
  “尊下?”枯髮長老的聲音充滿了驚喜,“老朽馬上就來,勞煩尊下稍等片刻。”
  等待了大約十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十餘道強盛的氣息湧來,來的是兩批人,一方是五行族的高層,另一方則是妖族的金吼妖王等人,除此之外,還有兩位陌生的妖王,顯然是新晉的。
  枯髮長老等人如今可是意氣風發,上海注意到,每個人實力都有了顯著的提升,特別是火殿之主等人,距離天道境界只有一步之遙了,只需一段時間就能破入天道境界之中。
  “參見尊下!”
  無論是金吼妖王,還是土殿之主等人,皆都跪下行禮,除去上海尊貴的身份外,還有他的實力。
  僅僅半年不見,上海在土殿之主等人眼底,已經變得深不可測了,他們自然清楚,半年前離開的時候,上海不過才靈聖巔峰而已,如今他們已經完全感知不到深淺。
  更讓土殿之主等人心震的是,如今上海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面對聖祖或是大妖王一樣。
  “都起來吧!”
  “是!”
  金吼妖王等人紛紛起身。
  上海坐於主座上方,聽著枯髮長老說著半年來的變化。
  無疑,五行族和妖族的發展都極為喜人,在這一片天地元氣濃郁的古城內,誕生了不少資質極高的幼兒,這些幼兒一旦成長起來,將會讓兩族達到鼎盛的程度。
  而霸王龍的血液,不但讓妖族血脈變得濃厚,還令誕生的新妖族擁有著極為濃厚的先祖血脈,今後成長起來也將極為驚人。
  隨後!
  上海將從萬罡殿換取之物,交給了枯髮長老,這一次的修煉資源,再度讓他們震驚了一次,堆了近百里的區域也就罷了,而且品質比起上一次高了很多倍,正是五行族和妖族如今最需要之物。
  碧月嵐二女也來了。
  半年不見,二女越加的迷人,身上也多了一些仙靈的氣息,特別是碧月嵐,宛若鳳凰一般,極為奪目,而她們的實力也達到了靈聖境界。或許是半年未見,二女目光透著一些幽怨。
  可惜!
  上海暫時沒時間去理會這些,當場找來炎炫。
  與以往一樣,炎炫依舊如初,有些天真,不過比之前要稍微穩重了一點,但是在他面前,還是不時展露出小孩心性。
  “金器世家要舉辦品器大會?”炎炫聽聞後,雙目大亮,二話不說,答應一同前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