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東荒極南,土地肥沃,資源富饒,地域縱橫深度為八百億裡,這裡有著諸多秘地和險地,還有很多前輩昔年修煉和坐化之地,乃是修煉者齊聚之地。
  在東荒之中,瀚州被稱之為兩大修煉要地之一。
  終其原因,是因為此地不但有東荒第一聖地——臨天聖地,還有金器和丹鼎這兩大萬古世家的駐地也位於此處。
  就連九大派排名前三的大派,都在此處興建了宗址,除此之外,諸多教派和大勢力,也在此地盤踞。
  這是一處極為適合修煉者修煉的地方,在這一片地域之中,修煉極為興盛,修煉者極為繁多。
  刀皇城!
  位於瀚州中部,由金器世家直接把控的一座大城,裡面居住的幾乎都是修煉者。
  整座城懸浮在萬丈高處,雲霧繚繞,站於上方,偶爾能看到風暴在下方肆虐的奇景,據說刀皇城乃是一座遠古神城,永不墜落,後被金器世家所獲,將之建成瞭如今的刀皇城。
  在繳納了一些資源後,上海帶著炎炫進入了刀皇城內,至於虛空獸等三獸,他並未帶進來。
  一是虛空獸體型太龐大了,一旦出現在此地,肯定會引起刀皇城的戒備,屆時也會給他帶來一些麻煩,至於小獸和霸王龍,這兩隻小東西就更不能帶了,要是關鍵時刻跑去搗亂,也頗為頭疼。
  在踏入刀皇城後,上海才領略到了為何瀚州會稱之為修煉者的仙境,這城內天地元氣極為濃厚,雖比起極境之地的古城要差得多,但相對於外面來說,已經算是很醇厚的了。
  城內修煉者多不勝數,而且實力都極強,最差都是靈王境界的,而靈聖境界居多,大部分都很年輕,觀面相頂多也就是三四十歲左右而已,還有一些少年少女,也是達到了這般程度。
  每一個人穿著打扮都很不俗,有一些身上甚至散發著強烈的寶光,赫然是身上怀揣著某種寶物。
  而天道境界的高人也不算少,幾乎每走幾步就能見到一個,像那些平日很少露面的大人物,在此地更是頻頻出現。
  而對於出現的大人物,其餘修煉者只是選擇了稍微退避而已,並不像其餘地方,露出驚奇或是吃驚的模樣,最多也只是投去些微仰慕罷了,顯然此處往日出現的大人物不少。
  “瀚州不愧是修煉要地之一,齊聚的強者極多,而且無論是境界修為還是實力,都遠超其餘地域。”上海心道。
  以他的感知,完全可以察覺得到過往的強者的實力,哪怕是大人物他都能夠感知出深淺。
  相比起天墓城的霸天閣的那些大人物,此處的大人物就顯得要強得多,而且每一個身上無論是服飾,還是所帶的手環等等,都蘊含著濃烈的寶光,明顯是某種強大的寶物。
  一個普通的大人物給他的感覺,幾乎差不多相當於昔日所遇到的霸天閣的金袍老者了。
  二者一對比,霸天閣的大人物們就顯得寒摻多了。
  其實!
  這並不奇怪,天墓城雖也是修煉要地,但卻遠遠比不上瀚州,就像是東荒與南荒的對比一般。
  其一是功法傳承上,其二則是寶物上。
  這一點,邊域的大人物是無法與修煉要地的大人物相提並論的,而且有些大人物是以某種特殊秘法強行將自己提升起來的,無論是實力還是能耐,都遠遠比不上底蘊深厚的瀚州。
  這就是底蘊!
  五大區域也是如此,最為神秘的中荒,乃是大荒世界的修煉要地,也是生靈修煉大道的起源之處,光憑這份不同的地勢,造就出來的強者就完全不同。
  像昔日赫赫有名的東荒絕頂強者金魔尊王,以其尊王的實力,也只能勉強與兩個中荒的尊者對敵而已,這就是地域底蘊不同,造就出來的強者實力不同。
  畢竟!
  修煉者除去本身境界外,還有資質上的差距,以及對自身執掌大道領悟的深淺,以及強大的寶物等等,這些都是用以衡量修煉者實力所用的。
  同境界之間,一方碾壓另一方,並不是什麼奇事。
  就像是逆天人物一樣,在同等境界之中,幾乎相當於無敵的象徵了,普通的同境界強者,根本不是其一手之和。
  根據上海的判斷,此地的強者比起其餘區域的強者要強五成以上,如果再加上持有寶物和修煉的秘法,以及對自身大道的領悟深度的話,至少都要強上兩倍左右。
  刀皇城內有金器世家坐鎮,身為這一城的霸主,沒人敢去招惹。
  經過多方打探後,上海才得知金器世家的鑑定在神器閣中,那是金器世家的產業之一,主要以出售法器,陣法等各種寶物為主,同時也兼拍賣和收購,就位於刀皇城的最中心位置。
  來到神器閣的時候,鑑定處已經排滿了人,年齡各有不一,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十餘歲的少年,甚至還有七八歲的孩童,皆在等候著鑑定。
  “林大哥,怎麼這麼多人?難道這些人都達到了煉製低階天器的水準?”炎炫奇道。
  上海也頗為疑惑。
  煉器師天資極為稀缺,能夠煉製低階天器的,至少達到了高級煉器師的水準了,而能煉製高階天器的則是頂級煉器師的水準,而可以煉製半道器的,則是大煉器師,這種人在東荒之中屈指可數。
  雖然高級煉器師在東荒中不算少,但也不可能多到如此地步吧?
  “兩位道友是來做中級副煉師鑑定的?”一名在前方等待的老者不由問道,此人身著一件破破爛爛的紅色長袍,衣袖口處有諸多被燒灼的痕跡,而這位老者實力也不是很高,只有靈王一境而已。
  副煉師!
  雖然也是煉器師的一種,但卻不能算是煉器師,因為這種只能算是輔助煉器師進行煉器的人員而已。
  就像是煉器師是主導煉器的,加什麼材料,加多少,都由煉器師說了算,而副煉師則就像是助手一樣,幫助煉器師加入各種材料,並進行灼燒。
  煉器是相當辛苦的一件事,有的時候甚至可能要煉製數個月,甚至一年才能煉製出一件法器,讓煉器師從始至終一個人去煉製的話,定然會累得不行,所以就需要多個副煉師來交替幫忙,而煉器師則進行主導就行了。
  “這不是高級煉器師鑑定?”上海一怔。
  “道友是要做高級煉器師鑑定?”
  老者訝然了,有些昏花的老眼上下打量了一眼二人後,才說道:“道友,若要進行高級煉器師鑑定,就直接進入神器閣內,會有專人接待你們,若是道友真有這個能耐,通過了高階煉器師鑑定的話,金器世家定會恭迎二位加入的,他日飛黃騰達並不是難事。”說到後面,語氣竟帶著一些嘲意。
  “專人接待……”上海眉頭微皺。
  他來此地,則是打算低調混入金器世家,然後找到紫狐,至於那一件傳承古器能否獲得,就看機緣了,相比起實力提升,他更在乎的是紫狐的安危,其餘的都是次要的。
  若是經過高級煉器師鑑定的話,定然會被金器世家關注,說不定會因此查出自己昔年做過的事。
  當年在萬毒聖地遺蹟的時候,上海可是與金器世家有過一段恩怨。
  “年輕人,還是好好修煉吧。”老者見上海眉頭緊皺,不由勸說道:“雖然副煉師難以單獨修煉出法器,但若是細心研究的話,在各種威能和大道的控制上,可是獨樹一幟的。”
  “多謝提點。”上海說道。
  見上海有些心不在焉,老者止住了話題,不由問道:“兩位道友是打算來參加品器大會的吧?”
  “正是!”
  “既然相遇,就是有緣。正好這中級副煉師也可以參加,不過只能拿到銅帖,無法進入主殿,不過可以攜帶二人,在下也沒有徒弟,不知兩位可否願意與我一起?”老者和藹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上海不由一喜。
  炎炫是大煉器師沒錯,但在副煉上能否達到中級程度還說不准,畢竟術有專攻,如果這位老者能夠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
  “那就多謝了!”
  “客氣了!在下九焰,不知二位如何稱呼。”名為九焰的老者問道。
  “在下上海,此位是我小弟炎炫。”
  “林道友,炎道友,相逢就是有緣啊。”老者倒是個爽朗的人,或許是因為年紀較大了,所以對一些事都看得開。
  解決了進入金器世家的問題後,上海心底稍鬆了一口氣,當即與老者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起來,經過談論才得知,這位老者倒是個奇人,修煉上百年之久,竟花費了九十餘年在副煉上,無奈其資質不夠,也只能止於中高級副煉師的程度而已。
  而且,老者常年隱居深山老林,一心就是找尋煉製之物,專攻對火焰,還有寒冰術法的掌控,九十餘年來,他就懂得兩種最基礎的火焰和寒冰術法,而且也只學這兩種。
  老者的執著,連上海聽了都禁不住心生嘆服,能夠堅持九十餘年,這等心性是何等的沉穩,而且還只學兩種最基礎的術法,當然,也只是嘆服而已,並沒有想太多。
  或許是多年沒與他人閒聊,九焰顯得有些興奮和激動,而且屢次提到自己所創的九焰之法,每一次臉上都洋溢著驕傲之色,那副神情就像是一位宗師級的人物似的。
  開始上海並不是很在意,可在九焰說到一句話的時候,禁不住令他心中一動,“其實,世人皆以為,最強的術法,應該是威力最大的,最頂級的,但是卻不知,術法的奧妙在於簡單,越是簡單之物,就越容易學會,但若要真正掌控到它的真諦,卻是不易。可惜,這世間能夠將此道實行下去者,屈指可數。”
  雖然話很簡單,但卻讓上海心中出現了莫名的觸動,隱隱之間出現了靈犀一動的跡象。
  “九道友!可否展示一下您的九焰之法?”上海禁不住說道。
  “道友賞臉,在下就獻醜了。”九焰微微一笑,伸出了枯瘦的右手,只見掌心湧現出一股熱力,這股熱力並不是很強,頂多有三四百度左右,隨著熱力浮現,一團紅色的火焰唪的燃起。
  這火焰術法看起來並沒任何奇特之處,與普通的修煉者施展的完全一模一樣,根本沒有區別。
  可是,在上海的感知下,這火焰卻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這種變化是在九焰的操控下改變的,同樣的熱力,但他卻感受到了這些熱力不是凝縮在一起,而是像消失了一樣。
  不!
  不是消失,而是火焰的力量全部收斂集中了,一絲都沒有外洩,飽含了全部威力的火焰力量,比起一般強者打出的火焰術法都要強上兩三倍左右,主要是沒有威能外洩。
  當然!
  不讓威能外洩的辦法有很多種,但要像九焰這般,將這火焰術法的力量完全封閉住,幾乎不可能,最強的方法,都要外洩兩成左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