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哪個修煉者,哪怕是神道境界的大人物,以威能催動大道之際,都會外洩一些威能,以至於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九焰見上海專心致志的盯著,神色透出凝重,顯得更加開心了,這九焰之法乃是他經過九十餘年的副煉生涯體悟出來的,當初給過不少人看過,幾乎所有人對他這九焰之法表面上是頗為恭維,但卻極為不屑。
  所以,九焰久而久之,就很少展露了。
  而如今,他能夠感覺得出來,上海是真的懂他的九焰之法。人生難得結交一知己,更何況是遲暮之年,九焰自然是開心不已,能夠與相知之人分享自己一生所學,是何等快事。
  “道友!還有呢!請看。”
  九焰目光一凝,只見位於手上的那一團火焰術法隨之膨脹了起來,顯然他在灌輸威能,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片刻已經達到了半個巴掌大小了,而此刻他的威能也耗得差不多了。
  原本以為九焰要停下了,豈知他咬牙取出了一顆丹藥,吞服了下去,原本耗盡的威能迅速恢復過來。
  沒有停歇,九焰繼續灌入威能,當所有威能灌入完畢之後,火焰術法已經達到了巴掌大小,火焰也由火紅色變成了藍色。
  這一幕,倒是讓上海驚奇了,以他的境界修為,如何感覺不到這火焰術法內蘊含的威力有多強,至少達到靈王二界的程度了,而九焰的實力也不過才靈王一界頂峰而已。
  若不是九焰實力太弱,倘若他是一位大人物的話,創出如此強大的秘法,必將震驚整個的大荒世界。
  別人看不出這九焰之法的可怕,上海卻是清楚,而且心底還被震撼了一下,此法與天魔九殞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的是,天魔九殞只能固定有九道本體極威而已,發揮的是體魄之威的力量,對於威能的提升,以及在大道上的提升效果不是很強。
  而這九焰之法,卻是真正的以威能催動為主的秘法,更可怕的是,能夠讓自身的威能不消散。
  這也就意味著,若是有強者學會了這九焰之法,在威能不消散的情況下,等於憑空多了兩成力量,而且每一擊都能發揮出巔峰的威力。
  可以想像一下,一個每一擊都能達到巔峰威力的強者,而另一個則是得看狀態的強者,二者孰強孰弱,一眼就能看出,同境界之中,絕對占據著不小的優勢,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勝負。
  雖然上海如今的能耐可以滅殺大人物了,但要想再進一步,極為困難,因為境界的限制存在,畢竟他也只是天道巔峰的實力而已,哪怕達到最頂峰,也只能對付一般大人物,對付尊者卻是不行。
  而要突破神道境界,對上海來說,還有一段較為遙遠的路要走,而要增強自身,只能從別處下手。
  因為他有種莫名的預感,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與兩位宿敵相遇,無論是地魔之體,還是玄魔之體,都絕對是人中龍鳳般的逆天人物,一旦遭遇,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多一些資本,就多一些獲勝的機會。
  這樣的想法,不止是自己有,他相信那兩位宿敵也是如此。
  “還能不能灌輸威能?”上海不由問道。
  “應該還可以,只是在下身上威能耗盡,加上沒有丹藥恢復……”九焰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知道友試過多少次?”
  “最多五次,那已經是在下的極限了,輸入的威能越多,掌控就越難。要知道,威能灌輸越多,對體魄的壓力越大,在下只能將全身威能輸入五次,再多就不行了。不過在下可以斷定,在下所創的九焰之法,極限絕對不止是五次,甚至可能會更高,超越十次也不是沒有可能……”九焰遺憾的說道。
  能夠創出此法,但卻沒有力量將此法發揮到最高,而他如今的歲數已大了,加上多年沈寂在副煉上,忽略了本身的修行,現在就算再繼續修煉,也很難踏入更高的境界了。
  “林大哥!此人倒是個奇才,竟創出這等奇術,以這等奇術的玄奧,再加上他在兩種大術上的掌控,若是能夠輔助我煉器的話,至少成功率要提高三成以上……”炎炫傳音道。
  “哦?”
  上海心中一陣意動,像九焰這等奇人,世間少有,以靈王一界的實力就創出這等奇術,若不是因為他的實力太低,接觸的人太少的話,恐怕早就被大勢力給收攏了。
  “煉製天器和半道器呢?以他的副煉之法,能夠提升多少?”
  “按照此人的副煉能力,可見他在穩定性的控制上,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的程度了,我估測至少能夠增加一成以上,這還是以最少的來計算的。”炎炫說道。
  至少一成……
  上海深吸了一口氣。
  如今五行族之中不缺材料,唯一缺的就是強大的法器和寶物,這些炎炫都能夠煉製,但是他只懂得煉製而已,對於失敗率的掌控上,還是太弱了一些,以至於浪費了不少材料。
  若是有九焰這等人物相助,不但成功率提升了,還能節省諸多材料,或許現在此人只能輔助煉製一些地器或是天器,若是以後湊齊了半道器的材料,哪怕多出一成的成功率,也是相當驚人的了。
  “可是,此人並非我五行族人,如何能入古城……”上海皺眉道。這確實是個難題。
  “林大哥無需擔心,這一點我已經試過了。進入古城其實並不難,古城辨別的只是修煉者的血脈而已,當日我讓五行族眾人用鮮血染了一件衣衫,只要穿上就能自由進出。”
  “這樣也行?”
  “當然,不然族人要吃食,都只能外出捕獵後在外吃食,而無法帶入……就是想了這等方法,才將食物帶入城內的。”
  唯一的難題解決了,那麼接下來就好辦了。
  “不知道友如今可加入任何勢力?”上海不由問道。
  “呵呵!在下閒雲野鶴一個,除去最初接觸副煉的時候加入一個小門派後,就從未去過任何勢力。這一趟前來,也是聽說金器世家要舉辦品器大會,再加上在下近年來所獲的煉製之物太少,所以……打算看看能否有機會加入金器世家……”九焰有些尷尬的說道。
  從他的穿著打扮來看,確實是身無分文,幾乎連儲物袋都沒有,這樣的靈王一界修煉者,實在是太過寒酸了。
  “道友的九焰之法絕對是驚世秘法,不知道友可否願意加入我們所在的五行宗?”上海隨口胡謅了一個宗門,等九焰答應下來後,到時候再將他帶回去,只要進了古城,就算九焰再不願意也別想離開了。
  “這……”九焰有些遲疑。
  “在下可以保證,道友所需的煉製之物,一樣不缺。”上海說道。
  “道友這句話,倒是說到了我心坎中,若不是因為煉製之物稀缺,難以研究副煉之法,再加上有品器大會,在下也不會來此……”九焰嘆了一口氣說道,顯然已經有些意動了。
  “在下的宗內還有諸多資質不錯的幼童,道友可以挑選幾位進行傳承。”上海當場下了重藥。
  “真的?”
  九焰老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這也難怪,除去實力境界外,在副煉師這一塊,九焰可以算是另闢蹊徑的宗師級人物了,只是因為際遇太差,加上無人識得他的秘法之強,不然早就被人給收攏了。
  而九焰年紀已大,頂多活個數十年而已,除非達到靈聖境界,或許還能多活個一百餘年,不過以他的年紀,這輩子要達到靈聖境界,極為不易,所以像他這般人物,已經開始考慮到了傳承問題。
  若是放到東荒一些貧瘠之地,或許九焰憑著靈王一界的實力,倒還能收一兩個徒弟,但在這修煉者齊聚的瀚州中,沒有勢力背景,又沒有拿得出手的寶物,更沒有強大的能耐,那些修煉者如何會看得上他?
  副煉師!
  說是煉器師的一種,但其實就是負責打雜的而已,試問,又有哪一位修煉者願意拜一個打雜的為師?
  所以!
  傳承一直是九焰心中的痛,此次前往金器世家,其實也是想看看是否有合適的年輕人,將他這苦心研究出來的九焰之法給傳承下去,哪怕不發揚光大,只要繼續傳承就足夠了。
  “當然,在下可以做主。而且九道友無需擔心修為問題,在下願意輔助道友達到靈聖境界以上,這樣道友將會有更多的時間來修煉副煉和傳承。”上海繼續說道。
  這一句話,頓時令九焰有些發懵。
  這對他來說,自然是好事,而且還是天大的好事,可是這好事來得太快了,也太突然了,以至於他一時之間難以反應過來,所有的遺憾,竟在上海幾句話之間就抹平了。
  不過,多年的修煉生涯和閱歷,還是讓九焰很快從驚喜中反應了過來。
  “林道友,能否容在下考慮一二……”九焰並沒當場答應下來,顯然也知道若是答應了,想後悔都難了。
  “行,道友可以慢慢考慮。”上海也知道,不能太過急切,不然九焰說不定就跑掉了。
  隨後!
  很快九焰就通過了中級副煉師的堅定,並拿到了一張銅帖。
  金器世家的帖子分為四種,普通的有金銀銅,以銅最次,金最高,而能夠獲得金貼的,都是名氣不弱的煉器師,或是一些頗為特殊的人物。
  至於最後一種,則是玉貼,這種貼子,只有那些超級勢力的人物才能獲得。而根據帖子,能夠到達的地方也不一樣,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在獲得帖子之後,上海帶著炎炫,跟著九焰前往了刀皇城的品器閣,這是專程為了這一次品器大會建立的,據說能夠容納十萬修煉者同住,而且還修有諸多不同的別院。
  “林道友?”一道曼妙的聲音忽然從後方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